塔岛游记喻镇荣:原生态,自助、共享、法治-喻文观止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280
——塔岛游记 喻镇荣:原生态,自助、共享、法治-喻文观止

旺年元宵前夕,我和妻子到澳大利亚墨尔本市看望在这里工作的儿子和儿媳。今年过年儿子、儿媳没有回国,我们既是来看他们,也是休假旅游欺凌游戏。
到了这里便听他们安排。因为2015年我们到过悉尼和墨尔本等地,所以这一次儿子、儿媳安排我们到塔斯马尼亚岛旅游,这里也被称之为“塔岛”。
一、原生态:里奇蒙小镇
塔岛是澳大利亚最南端的一个州,也是该国唯一的一个岛州,是面积最小的一个州,人口只有50万,这里还是最接近南极的地方,被称之为“澳大利亚版的新西兰”、“苹果之岛”。

▲里奇蒙小镇风景
在中国呆久了,到澳大利亚后的主要感觉就是原生态:空气清新足洗肺,蓝天白云令人醉。不仅心旷神怡,还使人想深呼吸。我们到达的第一站是霍巴特市里奇蒙小镇。这里是一个有200年历史的小镇,也是澳大利亚历史最悠久的小镇。媒体说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里都是一幅充满浓情的油画。我们到这里的时候已是初秋,金黄色的油画味道正在开始展现。我们先把汽车停在古老的里奇蒙石桥附近。这里游人稀少,让人感觉到难得的宁静。天鹅、野鸭倒是毫不在乎的与我们为伴,一点也没有怕意,它们休闲的散步,尽情的享受美食。
里奇蒙石桥上刻着小桥历史1823年—1825年,这是由犯人劳工修建的,桥下是小河,河里有野鸭戏水,河里还长出野草,两岸是野草杂树,建筑物不太引人注目。


▲里奇蒙石桥
石桥附近的野外,有不少苹果树和香梨树。苹果树上长着不少苹果,已经熟了,游人可以随便摘下吃。我在国内吃苹果不仅要洗干净而且要削皮,以防农药和化肥。儿子告诉我,摘下来就可以吃,不用洗,更不用削皮,这里的苹果、香梨都很干净,很卫生,不用担心、害怕。为了消除我的顾虑,他信手摘下一个苹果啃了起来。我也摘下一个苹果来吃,果然干净,吃后也平安无事。这情景使我想起2015年来澳大利亚悉尼,走在街头口渴了,就到马路边上喝自来水。当地居民也喝生水,可是,我们的自来水喝了会生病的!连牛奶也不敢随便喝。

里奇蒙小镇的住房都是平房。干净、低调,让人可以遥望远方。小镇的街道几乎没有行人,使人有在画中行的感觉,这是一个有900来人口的小镇,大上午的时光仍出奇的宁静,街上有不少商铺,商铺主要是卖纪念品的。各店自有特色,商品互不相同,店铺里面有些游人。中午时光,游人稍微多了一些,店主们很热情礼貌,虽然我们仅仅是看看而已。
小镇里面有学校,有教堂,教堂和小镇一样历史悠久。面积不大,但“五脏俱全”。宗教力量的强大在这个人口稀少的小镇也得到了一种体现。

旅游期间,我拿了一本免费的旅游杂志《吃喝玩乐,塔斯马尼亚》。这本60个P的杂志用了2个P的篇幅宣传介绍里奇蒙小镇,算是重视了采花传。重视的理由是“这里是一幅充满浓情的图画”,这里有“最古老的石桥和最古老的天主教堂”,我觉得这里的确美丽、宁静,大大咧咧的野鸭给人新鲜感,一句话就是原生态。其他也没有什么好夸张的,在这种地方生活,人的心态容易平和。

里奇蒙之行是我们塔岛之行的第一站,心情较好,吟诗一首,以作纪念:
游里奇蒙小镇
平房居民不满千,小镇历史两百年。
苹果香梨随摘吃,游人稀疏更休闲。
野鸭天鹅不避人,学校教堂亦庄严。
陶潜当年写梦境,异域今有世外园。
原生态的感觉在后来的行程中一再得到强化。中午在霍巴特市Mures酒店吃饭,这酒店不小,食客不少,曾是中国南极洲考察团飞赴南极前吃饭休闲之地。吃饭可在室内,也可在室外露天餐饮的地方。我们就在室外露天饮食。这里有一排餐桌,生意不错,饭店上空海鸥们成群结队,盘旋在上空。每个饭桌上客人一经离开,海鸥们就飞来“打扫战场”,客人们近在咫尺、川流不息,海鸥们也毫不避让。人鸟之间互不侵犯,俨然是和谐社会。
后面的5天,我们陆续到了一路两景的长颈路,登上小山,观看长长的、犹如人颈的公路。公路两侧海景豁然不同,路外海浪滔天,路内风平浪静,殊为少见。还去了布鲁尼岛,观看成群成片的海狮,又登石山、入溶洞,也到了一个名符其实的油画小镇,这个油画小镇不是被形容夸张起来的,而是小镇居民以油画为特色而闻名于外。小镇建筑物外到处都是油画,特别要提一下的是,我们到了灯塔路:在这个被称为“世界尽头”的岛屿之巅眺望南极。这里是人类最南端,再过去就是大海,再过去就是南极。山顶上有座灯塔,为来往船只导航。这条灯塔路也是人类最南端的路,只有3户门牌号码,分别是灯塔路1号、2号、3号,这里还包括一家只有18㎡的博物馆。

▲布鲁尼岛

▲油画小镇一角

▲灯塔路
顺便说一下,澳洲国土虽大,但小型建筑很多,小型博物馆、商店等等很多,和中国人追求高大上不同。
原生态是人所皆有的印象,到处都是空气清新、阳光明媚、彩云飞翔,再放大一些就是文明礼貌、宁静平和。不知道是不是原生态的延伸?
二、自助、共享
这次来澳洲的另外一个感觉就是自助经济、共享经济。
澳大利亚地大人稀,人力成本很高,工资按小时计算。自助经济、共享经济已走入了中国,在澳洲更流行这样的经济模式。
我们元宵节一大早从墨尔本飞到霍巴特市后,走出机场,就去找共享汽车。机场外有自驾车停车场,更有共享车停车场,我们很快租到了一辆车。夏一可儿子告诉我,这里有6家租车公司供游客选租,租一辆车一天只需75澳币,很划算,油费自付。加油站加油不仅要自助,就是付费也是自付的。
第一天的旅游结束后,我们开车来到了预租的“家”。这是早在墨尔本时已经预租预定的。儿子在门口小柜子里面用密码拿出钥匙,开了门。“家”里有停车场,有特意准备的新鲜水果,还有做饭烧菜的锅、碗、瓢、油、盐、酱、醋、糖等必需品。两间房息县天气预报,房外和室外的窗户很大,足有2㎡,窗外是原生态的球场,再远一些事大海、建筑物。晚霞和朝霞都是彩色纷呈。不仅如此,入夜后金黄色的月亮挂在天空,无论什么时候从窗外望去都很美很美,我们的“家”离超市不远,每天傍晚旅游回来就去超市买菜做饭,很便宜韩艺璃,又是自助的,付款也是自助的。租来的家比住宾馆便宜一半以上小辣椒双核。
自助、共享在这里已经是平常事了。如果这种模式能健康的在中国普及,旅游业会兴旺很多,当然,该死的旅游点门票也要降价才好。
三、法制、亚瑟港
前文没有提到,但是,我不能不说澳大利亚的法制奇迹,不能不说亚瑟港。


▲塔斯马尼亚大拱门
两百多年前的澳大利亚是一个落后、荒芜之地,虽有少量居民,但文明程度很低。当时的英国已是殖民主义的发达国家了,但是犯罪率比较高。据亚瑟港的导游介绍,当时,英国政府对犯罪份子采取了高压严打的政策。小偷偷一双袜子、一块手帕,都要判7年有期徒刑;偷一头牛则判无期徒刑,但没有死刑。因此,英国有大量的罪犯难以安放,于是,政府就把这些罪犯流放迁移到它们的殖民地澳大利亚来,一来解决了这些罪犯的安放问题,二来也有助于澳大利亚的开发。这些犯人在路上最快要走9个月时间。因此,来到澳大利亚后难以逃跑。这里也有不少少年犯,最小的才9岁。有专门的少年犯岛,还有死亡之岛,犯人们在这里做工改造。这里不仅是一座监狱,也是一座完整的社区。军事人员、管理人员、囚犯、自由定居者都混杂其中,澳大利亚被人们视为由罪犯组成的国家ybs拉链。
犯人们一般先送到悉尼和墨尔本服刑。有些犯人到了澳洲后又重新犯罪,法院经过审判后将重新犯罪的犯人再次判决,再送到塔岛亚瑟港服刑。因此,亚瑟港是重型罪犯的关押地。
现在的亚瑟港已经成为一个闻名于世的风景名胜。2010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指挥官寓所、军官居住地,警戒塔、法院、监狱、医院、庇护所、隔离监狱、死亡之岛公墓、少年犯监狱都已成为遗址。英国监狱改革家和管理者们早已将监狱改变成为:将流氓恶棍改造为老实人的机器。澳大利亚因为法制变成了文明、礼貌的国家。


▲监狱遗址
我曾在微信中看过一篇文章,说二战中打日本鬼子最狠的国家就是澳大利亚人。因为这个国家的国民原来就是罪犯恶棍,所以杀人毫不手软。现在,我在澳大利亚也亲身体验了这个国家国民的井然有序、谦恭有礼,面对这风光秀丽的大好河山和文明国度,真令人感慨无限!

元代马致远的小令《天净沙·秋思》内容丰富,语言优美,我一向很喜欢,其词云: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我突然发现:这两天见过的美景很多,内容丰富,我可以模仿这首《天净沙·秋思》写首小令了。于是欣然动笔,无奈天性顽劣,画虎不成反类犬,弄得不三不四:
天敬舍?异域思
囚犯群放荒涯,
告别饥寒恶邪,
形成文明国家,
救星安在?
贵有法制升华!
人,真是有命相,好好的旅游探亲,又弄出这么多劳碌是非来!


推荐阅读
?喻镇荣:咏西樵山四方竹二首
?喻镇荣:通道,再生人,《搜神记》等记载
?喻镇荣:逛老舍茶馆叹茶客不懂老舍
【广告】

简介
喻镇荣,笔名:金草、谭谈看
《陶瓷资讯》、《厨卫资讯》、陶卫网创始人。著有《三国百科谈》、《冷眼热心说陶业》、《陶卫掠影》、《陶业纵横》、《喻文观止》等著作。
曾在十几家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在陶瓷、厨卫行业数十次策划、组织各种高峰论坛,其中仿古砖论坛、厨卫论坛延续十几届,还组办了“千年昌江万米游”等重大活动而广受关注和好评。并在各个陶瓷产区、高校发表几十场专题演讲。
高品味、深阅读。视角独特,生动活泼:《喻文观止》公众号/欢迎刊登广告!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