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闯王府,探听诡计大唐迪军传第五章-程序猿也想有道侣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64
——夜闯王府,探听诡计 大唐迪军传第五章-程序猿也想有道侣
潘振海讲述着泰迪军的由来。
“泰迪军成立后的短短的两年时间内,王莽安的势力被逐步瓦解,许多王党的高层官员被打压,逐的逐,抓的抓。总而言之,两年后的王莽安已经不具备与朝廷抗衡的能力了,此人也是非常聪明,知道自己谋反定然无功,用自己剩下在手上的兵权换取了一个王位。两年前的五月初三,王莽安被封并肩王,居于东都洛阳,终生不干预朝政!”
“可是既然王莽安势力已经瓦解,为何不敢脆杀他?”
“很简单的理由,师出无名!”
熊英叹了口气:“如此说来,这王莽安相必是以退为进,想伺机东山再起!”
“并肩王如何想我等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是已知的,如果这次的奸细是藏匿在并肩王府,那就说明,并肩王谋反的日子不远了!”
“所以你想要我们。。。?”
“并肩王虽然名义上隐退,但实则依然拥有很强大的根基,即使是我们泰迪军,也没有权利进入王府搜查屠夫看世界,所以我们需要潜入王府中,原本我们想的是让老武带人潜入,以老武的本事是不太可能被抓到的,但是眼下既然二位原因加入我军,那么以防万一。。。”
“就让还没有登记在册的我两潜入,即使一不小心被抓也不会牵连到你们?”
潘振海并不回答,只是微笑着看着熊英。
熊英心中唏嘘了一下,回想起路上景路讲述的韵瑶公主的故事,叹口气道:“也罢,此事我便帮你们就是了!”
潘振海笑了笑:“熊少侠客气了,你二人既然已经加入了我泰迪军,大家伙就都是兄弟,你们放心,今夜我们会发动洛阳城内所有泰迪军在并肩王府外面设伏包围,一旦你们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就用这信号弹通知我们,我们立马冲进王府!”
“那倒真是多谢你们了!”熊英冷冷答道,顺手接过了信号弹。
潘振海又随口嘱托了几句,让熊英二人先回去好好准备起来。府内已经给熊家兄弟准备好两间厢房休息,熊英二人在卫士带领回房休息曹兴龙。
熊英躺在床上,连日赶路外加今夜的任务,原本应当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可是熊英却无甚睡意,路途上听闻韵瑶公主的事迹的时候,熊英对公主和泰迪军心生好感和憧憬,然而今日见了这泰迪军中的道指挥级别的人物登月迷局,此人老奸巨猾的作风却打破了熊英原本的憧憬,之所以答应下今夜的事情,除了师父信中嘱托以外,也是由于这种憧憬受到冲击以后的迷茫。
“韵瑶公主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泰迪军究竟是怎样的一支军队?”熊英内心思正思索着,一旁传来了敲门声。
熊英开门,见武文龙正站在门口。此时住在隔壁的熊雄也闻声出来王天伦。
“师叔!”二人齐道。
武文龙拉过熊英的手塞了一个东西。
“这个是和老潘给的不一样的信号弹,如果遇到什么紧急情况就发这个信号弹,我进去帮你们!”
熊英二人一愣,还未做出回应。
“就这样,你二人好好休息,待会一切小心!”武文龙说罢摆摆手,回头就准备走。
“师叔!”熊英叫住了武文龙,“这样子您不会有什么麻烦吗?”
“麻烦谈不上,老潘也不是硬要把你们往火坑里推,他和我们不一样,他是曾经在韵瑶公主手下待过一段时间,后来才分配出来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考虑事情往往会率先为泰迪军的利益着想,这也是作为指挥者必须要有的素质!”,武文龙叹了口气,又道:“无论你们曾经听到的泰迪军的故事,让你们觉得泰迪军是个多么美好的地方,但是有一点一定要记住,泰迪军,是一支军队,是公主临危受命力挽狂澜的后援军,韵瑶公主也不是一般的公主,她没能够像其他这个年龄的公主一样享受着宫中奢华无虑的生活,此时此刻的她,正承载着大唐百年来的江山基业,正在为天下苍生的福祉尽自己之力。作为一名普通的军人,我们无力将这份重担完全从她肩上卸去,但是我们可以尽自己的力量,为公主去分担这份重任!”
武文龙说的激动,回过头来,望着熊家二兄弟:“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们并不是自己愿意加入泰迪军的,但是既然加入了,就一定要明白,泰迪军不只是公主光辉下照耀的幸运儿,更是公主奋斗时的强力后援!还望二位师侄,切莫玩忽懈怠!”言罢,微微举了个躬。
“师叔”,二人惊道,熊英赶忙伸手扶住了武文龙的肩膀。
“师叔,熊英知错,熊英定当不辱使命,完成这次任务!”
武文龙微微点了点头,道:“多谢二位师侄!”
夜已深。
熊英二人悄声来到王府西面的围墙,翻身跃入,却见不远处几间厢房灯火通明。熊英心下惊奇,西厢房原是给客人居住之所,平素里人不多,选择此面潜入也是因为不易被发现,可现在这西厢房缺似有人居住一般,要知道王莽安府上不同常人,朝廷就是忌惮其威望势力才全力打压王党,因此王莽安归隐之后待人接客都十分小心。熊家兄弟初出江湖,对很多事情并不了解,因此在启程前潘振海刻意向二人详细描述了王府的清形。
“倘若王府有客,何以潘指挥不提前告知”熊英心中暗衬,潘指挥并无暗算熊家兄弟拖延任务的理由,若是如此,只能说明王府的客人是在泰迪军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进入王府的。此事实则相当诡异,虽说泰迪军的消息网也不是什么滴水不漏的神网,但是这支针对王莽安而创立的队伍理论上应该对王府的动态了如指掌的,除了全城排查北辽刺客的时候,由于人手相对分散而疏忽王府的监视,其他时候并无可能。
这是否就说明,这名北辽刺客就藏在王莽安的府上。
原本像王莽安这样的王公大臣,府上有一两刺客之类的门客也不算稀奇,然而王莽安是个例外,其人有反心几乎成了朝臣公认的事实,虽说出于种种缘由不能随意处置,但朝廷对此人的防范之心可谓从未消失,这样一个人府上若有一个刺客,而且偏偏是一直觊觎着中原土地的虎狼之国北辽的刺客,此行若以诛心之论,必当算以谋反罪名。
熊家兄弟不敢怠慢,缓缓接近厢房,只听厢房内声音嘈杂,传来阵阵打闹游戏之声,似是一小支军队驻扎此处的模样。
若是一两人悄无声息地进了王府尚能解释的清楚,如此竟是一队人马入住,是何道理?
熊英心下又横生一股是否被欺骗的怀疑,然而此时此刻也不容他多虑,正此时熊雄拉了拉熊英的衣角,摆了个手势。
熊家兄弟可谓各有所长,熊英性格外向,擅长与外人打交道,虽未出过远门,但之前替师父下山办事都是熊英独自去的。而熊雄虽然性格内向,基本不与熊英师父等人以外的其他人说话,但是论武功智谋,熊雄都在熊英之上。
熊英与熊雄兄弟间心有灵犀,明白熊雄手势之意:“队伍驻扎此地,且此刻正嬉戏打闹,说明为首发号施令之人多半正在别处,队伍既然住在府内,那为首之人最有可能是在和王府的主人,也就是王莽安谈论什么事情!”
熊英当机立断,二人沿着围墙悄悄绕过西厢房,府内仆人虽多阿库诺洛基亚,但是除了负责日常安保的几队府兵以外几乎见不到其他善武之人,可见朝廷对王莽安的打压着实厉害。而这也恰好帮助了熊家兄弟更加轻易地潜入了王府正房附近。
正房也一样灯火通明,不过这和府内有无客人并无太大关系,就是平时王莽安居住在正房,也必然点着灯。
熊家兄弟飞身越上房梁,偷听屋里动静。
屋内东侧坐着一老者,威风凛凛的样子,从华丽的穿着可以推断此人必是王莽安本人了。西侧坐一中年男子,身着黑色黄边锦衣,竟是一副官军派头。
“倘若此事真能成功,纵然是千军万马,亦可以调动得!”老者拿着一张黄布嘟哝着神器传说。
“老王爷放心,此事确切无疑,只是实行起来还需要一番周折!”
“无妨无妨,本王已有另外一番计划,此时将军送来的这一副图纸,倒是锦上添花啊崔景富!”
西侧男子正欲再说什么,忽地察觉了什么,朝着屋顶一望。
熊英知道自己二人已然暴露,向熊雄一打手势,二人咻地向院墙奔去。
说时迟那时快,二人方才落地,“呛”地一声,一把大刀劈砍过来,熊家兄弟赶紧转变身形避开擎科,那刀又横向劈来,熊家兄弟向后避闪不及,只能借着着下落之力道反弹回屋顶,下面那位持刀之人也跟着一跃上去,这位持刀之人就是方才屋里的西侧中年男子,看他身材并不魁梧的样子,但手持的刀却远比常规军刀大而厚重,放在落地劈砍的一瞬竟是把地砖劈裂,可见此人之力大无穷。这一前一后跃上房梁,熊英得这一瞬拔刀对抗,两刀只轻轻一磕,熊英但觉虎口生疼,此时熊雄飞身一起二踢脚,端的是非死即伤。不料来者不但力大,打法亦及其精湛,右脚回退一步侧身避开第一踢,顺着转身之力举刀横劈而来,眼看熊雄第二记踢腿尚未可达,就已要挨上一刀,那中年男子却觉背后生风,方才回退避闪的刹那,后背已然暴露在熊英面前。中年男子一面惊奇熊英吃痛回退后居然迅速又反击过来,另一面放弃劈砍,大刀往身前一横,挡住半个身子,接下熊雄一腿后顺势一倒,避开熊英一击后顺势一个燕子抄水又绕道了熊雄另一侧,回过身来,熊家兄弟一拳一刀一齐攻来,中年男只好跳下房梁回避,熊家兄弟正欲追击,却见中年男背后却跑来一群人,虽然未见过面貌,却也可以料得出是方才西厢房里那一队人。
那几人冲着中年男子叫到“队长”,便齐刷刷亮出兵器。
此刻真是逃也不是打也不是,熊英苦思是否应该放信号求救,而熊雄则暗恼自己图一时方便不把自己随身的兵器——长枪带上。
为首的中年男喝道:“何方刺客,擅闯王府,此番不将尔等拿下,本将军岂非招人耻笑!”
说罢一干人齐跃上房梁来。。。。
文章归档